105/12/31起, 部落格搬遷至 http://iamlarle.blogspot.tw/

關於部落格
  • 3859588

    累積人氣

  • 3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玉山去來


這是四月初的時候  清晨近五點 

我第一次登山至山主峰頂

當我正是氣喘吁吁  驚疑的心神仍來不及落定時

山頂上那種宇宙洪荒般詭譎的氣象 

剎那間就將我完全震懾住了



大幅大幅的長條狀的雲

薄薄的  像卷絲  像散髮

灰褐乳白相間混  襯著灰藍色的天

噴湧似地源源不絕從東方急速翻攪飛奔而來

在我的頭上 

在玉山的這個主峰上不斷糾纏變化  狂烈呼嘯

整個氣勢如山洪的洶湧吟吼

如宇宙本身以全部的能量激情演出的舞蹈

天地在這速度的揮酒中好像也一直在旋轉搖盪了起來

而奇妙的是

這些雲  這些放肆的亂雲

到了我站立的稜線上方

因受到來自西邊的強大氣流的阻擋

卻全部騰捲而上  逐漸消散於天空裡



而在東方天際和中央山脈相接的一帶

雲卻幾乎仍沉沉安靜  呈水平狀橫臥 

顏色分成好幾個層次

赭紅的  粉紅的  金黃的  銀灰的  暗紫的

色度則一直在細微地改變著



然後就在那改變中

忽然那太陽  像巨大的蛋黃般  蹦跳而出

世界彷彿一時間豁然開朗

山脈谷地也開始有了較分明的光影



這時  我也才發現到

大氣中原先的那一場熱烈的展覽 

不知何時竟然停了

風雖不見轉弱  頭頂上的煙雲卻已淡散

好像天地在創世之初從猛暴的騷動混沌中漸顯出秩序

也好像交響樂在一段管弦齊鳴的昂揚章節後  轉為沉穩

進入了主題豐繁的開展部



我找了一個較能避風處  將身體靠在岩石上

也讓震憾的心情慢慢平息下來



啊  這就是臺灣的最高處  東北亞的第一高峰

三九五二公尺的玉山之巔了



名列臺灣山岳十峻之首的玉山東峰就在我的眼前

隔著峭立的深淵  巍峨聳矗

三面都是泥灰色帶褐的硬砂岩斷崖 

看不見任何草木  肌里嶙峋

磅礡的氣勢中透霧著猙獰  十分嚇人

南峰卻是另一番形勢

呈曲弧狀的裸岩稜脊上  數十座尖峰並列

岩角崢嶸有如一排仰天的鋸齒或銳牙

而二公里外的北峰  白雲時而輕輕籠罩

三角狀的山頭此時看來  相形之下就可親近多了

在綠意中且還露出了測候所屋舍的紅



中央山脈的中段在似近又遠的東方

大致上  或粉藍或暗藍 

從北到南一線綿亙  自成為一個更大的系統

兩端都溶入了清晨溶溶的天光雲色裡

中間的若干段落也仍被渾厚的雲層遮住

但浮在雲上的一些赫赫有名的山頭

卻還是可以讓我快樂地默叫出它們的大名

馬博拉斯  秀姑巒  大水窟山  大關山  新康山......

它們一一來到我的心中



我站起來  在瘦窄的脊頂上走動

但是從西面吹來極為強盛而酷冷的風 

讓人很難站穩腳步

我勉強睜眼 

看到千仞絕崖下那西峰一線的嶺脈和楠梓仙溪上游的一段深谷

都籠在一片薄薄的乾淨淡藍的水氣裡

阿里山山脈一帶  則遠遠地橫亙在盡頭  有如屏障一般

山與天也是粉粉的同樣的淡藍色  只是色度輕重不一而已



實在非常冷 

我恍悟到耳朵幾乎凍僵了  摸起來麻麻刺刺的

那支登山隊的幾位隊員在急勁吹襲的風中顫抖著身子

我的溫度計上指著攝氏二度

 

 

這一年來  我三次登上玉山主峰頂

一月中旬有一次我在雪花紛飛中穿過冷杉林之際

曾被那深厚濕滑的冰雪地阻斷了最後一段一公里多的登頂路程

繼四月底的初登經驗之後

六月底  我大白天二度登臨

只見濕霧迷離  遠近的景觀幾乎都模糊一片

只有偶爾在那霧紗急速地飄忽飛揚無甬的某個瞬間

才隱約露出局部的某個斷稜或山壁



但隔一週後摸黑再上山  遭遇竟又迥然不同

難得的風輕雲也淡

最迷人的則是日出前後東北方群大溪一帶的景色

在那溪谷上  霧氣氤氳  濛濛寧謐的水藍

層層疊置著一起從兩旁緩緩斜入溪谷地的山嶺線 

便全都浴染在那如煙的藍色裡

彷彿那顏色也一層疊著一層  漸遠漸輕  滿含著柔情



這個早晨  似乎仍是地球上的第一個早晨

永遠以不同的方式和樣貌出現的高山世界的早晨

當旭日昇起  在澄淨的蒼穹下

臺灣五大山脈中  除了東部的海岸山脈之外

許多名山大嶽  此時都濃縮在我四顧近觀遠眺的眼底

所有的那些或伸展連綿的曲扭褶疊的嶺脈

或雄奇或秀麗的峰巒  深谷和草原  斷崖和崩塌坡

都在閃著寒氣  變動著光影  氣象萬千

整個的形象卻又碩大壯闊  神色則一般地寧靜無比

這個時候  光和風雲  以及其他什麼時候的雨雪雷電

都瞬息萬變地在這個山間世界裡作用嬉戲

讓山分分秒秒地改變著它的形色與氣質

然而就在那捉摸不定的特性裡

透露的卻是又巨大無朋  如如不動的永恆的東西

讓人得到鼓舞與啟示的東西

例如美或者氣勢  動與靜的對立與和諧  生機與神靈



我又一次默念起這些山峰的名字

一種對天地的戀慕情懷

一種對臺灣故鄉的驕傲感覺

自我心深處汨汨流出

--

摘錄自  陳列--玉山去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